五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花间色 > 第231章 族祭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花间色》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5151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5151xs.com


“回乌灵那晚,您把青雀令扔到水潭里,然后回头问我可不可以把这件事老实告诉他们,我当时...既恐惧,又释然。”

“我觉得与其让我在家人的性命跟背叛您之间做抉择,还不如让您挑明了。”

芍药满脸泪水,明谨却说:“所以,你故意在那段时间露出一些心神不宁的样子么?”

芍药低着头,“我只是觉得自己笨,但我一直都知道,家人的性命是我自己的事,我没法心安理得拿您去换家人的将来。”

所以那晚,她惊恐中跪下了,死活不肯答应,因为她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最后,还是明谨抚着她的脑袋,告诉她这符合她自己的利益。

什么利益?

她的姑娘并不喜欢后宫啊。

否则当年小时候从先帝手里得到青雀令的时候就该告诉其他人了,可她什么都没说。

只是把令牌藏起来了。

当时不明白,现在好像有些明白了。

姑娘是在以进为退。

进宫,是姑娘自己主动的选择,但偏要显得被动,因为这样可以掩饰她真正的目的。

“你并不笨,只是有人比你更聪明,其实,你一开始就没有通过调查,你可知道?”

芍药错愕,却见内屋里的明谨目光晦暗。

“毕一,是父亲身边最早也最得力的人,他一开始是斥候出身,最擅调查,后来掩盖身份到我身边,前些年我并不知晓,到后来我知晓了,也就是父亲身死之后,他告诉我,我的身边有一个人是仲帝安插的人,却是父亲允许他安插的。”

“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芍药呆呆的。

意味着她的身份早已暴露,意味着她的所有动向都在对方的监视之中,也意味着...

“意味着主君也早知道仲帝对您的觊觎?”

明谨的声音袅袅淡薄如烟。

“于父亲而言,若是能保证我安全的,任何人,任何事皆是可以利用的,包括今时今日不知他是否真心,又是否长久的所谓男女之情。”

“这些都值得谋划。”

包括芍药,都是早已准备好的棋子。

“可能,他也一直认为假若我选择了三十五氏族,就必然要进宫,若要进宫,在与他之间,我一定要是占优势的那一个。”

芍药恍然,想到已然故去的谢远,再想到如今孤身站在黑暗里的明谨,听出她语气里萧瑟的意味,一时心头发涩。

父母之爱子,为之计长远。

主君为她谋划的路,不管她选哪一条,他都力所能及做了最好的安排。

“姑娘,其实您可以不选的。”

明谨沉默很久,走到了窗边,慢悠悠道:“那我如今选了,你可知道我为何如此?”

芍药抬起头,正看到明谨走到窗边,手指轻轻推开窗。

她似明悟了些,说:“姑娘您,痛到了极致,恨到了极致,要杀了那些曾经任意算计,陷您痛苦的人。”

“您,需要那极端的权势。”

旁人都不知道,不管是那言贞,褚兰艾,还是后面能与自家姑娘交心的梨白衣,他们都不知道,都没见过自家姑娘几度炼狱后一再痛苦一再克制的摸样。

苏玉珠一次,谢明黛一次。

够了。

已经足够让她忘却人间红尘的烟火,而去追逐那她本该拥有的权力。

窗子推开,外面的光些许泄露进来,落在她原本在昏暗中的如玉脸庞上。

半明半暗。

似见红唇艳如血,双眸绮丽昭光度。

“是啊,最至高无上的权势。”

“若不成圣人,便做这玩弄人间的妖魔吧。”

她勾唇一笑,眼中森冷无情。

——————

大婚七日前,谢家邀了礼部跟朝中典籍官,及三十五氏族中说得上话的耆老,乃至乌灵老宅那边的几个族老。

众人齐聚一堂。

言太傅作为如今掌管礼度,也在受邀之列。

作为本来的女公爵,未来的皇后,没人能拒绝这封邀帖。

帖子上写的是族祭。

算算时日,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谢家四年一度的族祭也恰是这个时间。

只是没想到...谢家本家一下子去了好几个人。

丧礼尤在昨日似的。

祭祀很隆重,体面而不失庄严,低调又不失底蕴,大有几分洗去铅华之感。

但谁也没想到最后关节,明谨拿出了谢家锁密的族谱。

厚厚一本,上好的牛皮纸,每一个字都是用秘制的金液记录。

如今,它被摆到了案上,边上隔着笔跟金液。

言太傅下意识去看明谨,却见此人走过来,朝他作揖行礼。

“太傅乃典仪之君子,请见证我谢家变更之事。”

言太傅与谢远不和,早有仇怨,今日能来,也是没办法,它不来,他麾下的礼部就得罪死了皇后,下面不知多少人将来要遭殃,于是他来了。

朝廷之事,也不过如此。

恩怨都不会摆在脸上。

所以他眼皮子撩了下,言太傅瞥了明谨一眼,淡淡道:“族祭已完成,少宗封个礼便是了,不知还有什么变更?”

他嘴上这么说,这也起身,走到案边,却瞧见明谨拿起了那支笔,递给他。

言太傅盯着她。“何意?”

“谢家有祖训,谢家女不得入宫。”

言太傅错愕,台下许多人亦是震惊,却又不敢议论。

“那少宗你的意思是...”

明谨垂眸,“太傅您知道的。”

言太傅双手往后一拨,冷然道:“我虽与你父亲仇恨颇深,但也不屑做这种事,你为他女儿,就没想过此事意味着什么?”

“我知道,不过,好像的确为难您了。”明谨微歉意,手指转了笔杆,另一只手轻轻翻开族谱,翻到一页。

谢家人丁稀少,大房嫡系一脉更是淡薄,那烫金字体上也就寥寥两个名字。

上面果然没有谢明月跟谢之檩。

只有谢远跟谢明谨一脉单传。

言太傅眼看着她拿起笔,干脆利落得将谢远的名字划去。

“你!!”言太傅震惊。

还没指责出声,明谨接着把自己的名字也一并划去。

本来谢沥他们坐在下面一侧,还不知明谨是什么打算,因为这不在仪式之中,他们只以为是明谨另有差遣,却没想到她三两下就划去了两个名字。

“阿瑾,你这是做什么!”谢沥愤怒跟悲痛兼备,却被谢明容一手拦住。

“阿容,你?”

谢明容没说话,只是静静看着明谨把笔放下,漠然看着那族谱。

“我父亲选择为人斩首而亡,我想,这是他给自己的交代,一生无话可说,无面目可对人。”

“我想放他一生为谢家所桎的自由,去寻我母亲道个过错。”

“而我...”

明谨抬眸,朝言太傅淡淡一笑。

“他为我算计半生,我愿随他做那无根基漂泊的人。”

“而尊谢家的家训,是自小家族教育我最基本的礼仪。”

“从今以后,我谢明谨之生死,之荣辱,都与谢家无关。”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花间色》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5151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515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