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壹小说网 > > 英俊的黑骑士 > 第六十章 塞里敦郊外的晚上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英俊的黑骑士》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5151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5151xs.com

    “冥府剑。”

    随着遮天蔽日的黑暗月光下坠,无数彼岸花宛如一道道锐利的圆环,接着轰然爆发。

    黑色涟漪从陈成体内开始朝向远处扩散。

    近千名日落大陆的玩家,尚且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刚刚感受到周围的黑暗与震荡,血条便已清零,然后进入了黑暗的死亡界面,退出了游戏。

    “他真的是一名玩家么?”

    路易莎开始立即向后退去。

    身边的无数玩家们骇然的看着扩散的黑暗,那道黑暗月亮的坠落,摧毁了一切,连同远处山坡的四百多名精锐弩手也炸成一摊血河。

    陈成的黑暗剑芒继续朝前斩去。

    前方的莉娜·多吉拉却看到那道剑光,失之毫厘的错开了脸庞,向后延伸,接着一道道彼岸花随着剑气的回荡盛放,枯萎。

    彼岸花盛开,凋零的景象引来了西芬城城卫军的目光,他们透过法阵看着远处的场景,随后信息经由层层上报,传递到了皇家骑士团手上。

    皇家狮鹫骑士在黑暗的夜空中,骤然升起。

    陈成的系统面板也如数据流般的滚动着。

    在触类旁通之下,由于北阴酆都决的提升导致了冥府剑的提升,甚至于连同天地乾坤剑、影剑等技能也获得了不同程度的等级增长。

    随着冥府剑气的爆发,陈成面前的百尺山岩骤然破裂。

    一柄两米长,比例显得纤细,但却依然沉重的金剑出现在碎裂山岩的内部。

    山岩滚滚而落。

    陈成一剑清掉在场所有玩家的同时,也击碎了庞大的岩体,露出了山岩内部的全貌。

    无数塞里敦王国的侍卫站在城墙上,惊叹道:

    “雕龙大骑士金剑!”

    “国王之剑!它不是遗失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我们塞里敦的王朝将永世延续。”

    此时,察觉情况的军队黑压压连成一片,与天空中拍翼展翅的狮鹫骑士一齐涌现。弓箭阵列、弩箭阵列、盾牌剑者阵列、长戟阵列,延绵的数万大军从城内蜂拥而出,不仅仅是为了追缉陈成,更是为了面前的这柄象征着王室传承的塞里敦国王之剑。

    黑夜中的军阵整齐有序。

    前方的盾剑者阵列向前压进,两侧的骑士则在密林中隐匿,藏在山坡上方蓄势待发,等待步兵就绪的同时于两翼发起冲锋。

    这就是日落大陆的战争!

    这就是塞里敦王王国的军势!

    而位于军阵中部的一位红袍巫师,轰袍猎猎作响,他立于狮鹫之上,手杖高举,于是天空中的云团骤然从漆黑变成了白昼,红彤彤的太阳浮现。

    ——那不是真正的太阳,而是一颗禁咒构成的巨型火球。

    火球的光芒泛着红色与金剑散发的辉光交响映衬。

    陈成右手抬起‘雕龙大骑士金剑’,嘴角扬起微笑。

    在陈成看来,他和塞里敦王国的关系早已降至冰点,更何况他又不惧死亡,所以根本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他的头顶上,坠落的火球宛如一道流星一般,拉扯出狭长的尾焰。

    数万塞里敦王**队在白昼般的黑夜里,以极短的时间将陈成所在的位置围成了一道圆圈,两侧重甲骑士阵列的铁蹄不时扬起,似乎显得有些不耐。

    枯萎的彼岸花在陈成的脚边。

    被风拂过,化作了飞灰。

    他半蹲在碎岩上,拿着那柄比自己整个人还要更高的两米长金剑,在数万塞里敦军士的见证下,念动了一句复杂的冥语,蓦然将这柄‘国王之剑’刺入了自己胸膛。

    鲜血流淌,他的脸庞灰败,而英俊宛如古典贵族一般的身影,即便在黑色血液沿着胸膛坠落,也显得十分平静。

    塞里敦宫廷黑巫之主红·杰克雷亚屹立在狮鹫上,许久未曾动摇,在巫术凝结成禁咒流星之后,便已经沿着惯性向下坠落,不再需要他的控制,他说道:“归还塞里敦国王之剑,冥界的叛逆。”

    随着他的声音震颤,军阵的中心似乎产生了一阵模糊,那是庞大的法力洪流产生对空间的影响和扭曲,让人根本无法看清他的真实面貌。

    “归还?”

    陈成忽然笑了起来。

    他的腹部被金剑刺穿,接着大量的黑色血液像是一朵盛放的冥莲正在侵染着金剑,然而血液却并非侵染的关键。

    真正令那位黑巫之主感到紧张的是他口中念诵的冥语。

    那是污染的冥语!!!

    金色光明的金剑随着陈成生命的逐渐消失,剑刃骤然如锈蚀一般的出现了一点点蚂蚁大的黑斑。

    黑斑随着陈成冥语的念诵不断的扩大。

    西冥界的力量宛如一道黑暗的光柱,从地底涌出。

    利用北阴酆都决催动的冥界力量。

    使得无边的黑烟在地表蔓延。

    “冲锋!!!”

    眼看国王之剑遭受侵蚀,皇家狮鹫骑士们的反应极快,他们的骑士长正在国都向国王复命,然而那位面容冷然的副骑士立即下达了冲锋指令。

    浑身覆盖乌光的重甲骑兵也向前涌来,震颤着周围的大地。

    陈成笑道:“你们不怕误伤么?”

    天空中的巨型火球依然在持续的坠落,让周围的光亮愈发的明亮,照得下方升腾的黑雾也尤为显眼。

    站在雪白的异变狮鹫上红·杰克雷亚张开双臂。

    宫廷的血色长袍向后荡开。

    磅礴的法力止住了惯性,让天空中的赤红火球坠落戛然而止,宛如被一个透明的大兜住。

    陈成知晓那位黑巫之主力量的恐怖。

    于是加快了污染金剑的速度。

    金剑的黑点逐渐的向外扩散,随后地底的黑雾上升,构成了一道扭曲的黑暗之门。

    无数骷髅、骸骨法师、精灵、兽人、巨人等冥界生物从黑暗之门中走出。

    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眼眶里都有冥火飘扬。

    紧随其后的是一位身穿冥龙铠甲的黑骑士,铁蹄踏碎了挡在身前的枯骨,也踏碎了地面的雾气,右手的龙形骑枪长约三米,眼眶中的漆黑魂火周围在光影下映照着宛如枯木树干一般的脸颊。

    ——‘冥王铁骑’弗格斯,多利。

    “导师。”

    “没人知道你为何会这么做,但在这次战斗结束后,我会亲自替你向女神陛下求情。”

    陈成笑了笑。

    在看到弗格斯·多利登场的一瞬间,他的生命值便被金剑所吞噬殆尽了,紧随其后的是视线里一片漆黑。

    塞里敦为何将国王之剑封印埋藏在岩石之中?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王权不愿意受到神权的辖制。

    在多年来,西冥界与塞里敦王国的互相博弈,纠缠不休,再加上外战的影响与内乱的爆发,复杂的局势就像数百条缠绕在一起的麻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这柄国王之剑。

    既是王权力量最后的象征;也是冥界掌控塞里敦王国的最后一道枷锁;更是西冥界一直渴望得到的目标。

    它的腐蚀象征着整个塞里敦王国的沦陷;也象征着西冥女神的荣光将会普照整个塞里敦王国的土地;更象征着陈成彻底改变了日落大陆的人类王国格局。

    陈成和赫德森普站在西芬城的远处山坡上,他的手心上鵷雏正在安睡,一旁的赫德森普疑惑道:“你亵渎了诸神克莱尔·伊尔诺斯,为何还要帮助冥界?”

    陈成笑道:“里士约德与塞里敦世代为敌,现在塞里敦的王权陨落,对于河神系的神祗难道不是件好事?”

    赫德森普摇头道:“你知道我问得不是这个问题。”

    陈成说道:“因为我喜欢克莱尔·伊尔诺斯。”

    赫德森普显得有些焦躁不安,马蹄不断的高抬,扬起灰尘,说道:“别开玩笑了。”

    陈成微笑着,没有解释。

    他看着远处的火焰光团落幕,看着黑暗再次笼罩着大地以及浓烈的死亡烟尘从地底升腾,知晓在今后的日子里西冥界将能够干预一部分塞里敦王国境内的现实。

    而那柄压制着西冥不得寸进的‘国王之剑’,也将成为‘西冥女神’克莱尔·伊尔诺斯冥殿内的藏品之一。

    他会赢得大量的奖赏。

    更意味着塞里敦王国最大的机缘,已然得到。

    而未来的塞里敦王国的领地更将任其肆意驰骋。

    冥语、女神的注视和信任、导师弗格斯的帮助、知晓金剑的位置信息、不畏惧死亡一个又一个条件构成了最终的结果。

    结果即将揭晓,在他等待了半夜的中途。

    当人类的呐喊停止以及夜里彻底寂静的时候,面板之上终于浮现出一道道信息提示。

    陈成看着这惊人的奖励,以及彻底将之前的颓势扭转的局面,眼下棋差一招,便被面前的赫德森普的皇后棋所将军了。

    “我认输。”

    “?”

    森林的高坡之上,赫德森普明显有些不知所措,他觉得自己今天的棋力好像变强了,连胜了陈成好几盘,虽然对方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但胜利就是胜利,这种久违的感觉实在是美妙至极。

    陈成看着系统面板上还未完成的提示,手中的主教棋斜冲出去,接着被赫德森普的士兵吃掉。

    赫德森普的马蹄下的棋子横冲直撞,在棋盘上杀得陈成丢盔卸甲。

    陈成面若春风,回以微笑。

    侪斯棋盘之上,赫德森普看着陈成的棋子尽数倒下,满意的打着响鼻,侧躺在树下,显得很是得意。

    大量的黑雾骤然在他的周围浮现。

    ——那是一道道亡灵的身影。

    河神系与冥河系神祗天然对立,这让赫德森普的神情有些僵硬。

    陈成笑道:“我可是河流阵营的神官,你们这些亡灵在我们伟大的河神之子赫德森普面前,为何还不下跪?”

    赫德森普没有属性面板,更看不见信息提示,一脸茫然,心想你这么跟冥界的亡灵说话,不是在害我么?!

    然而面前的黑影一道接着一道出现,仿佛没有听到陈成的调侃。

    永无止境的亡灵潮汐,侵蚀了森林外的整片陆地。

    无数亡灵的魂火飘摇。

    开始朝着陈成伏跪行礼。

    陈成站在高处,平静等待着亡灵洪流汇聚,从地上站起身,扬声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想让我说点什么。

    但我只能说,作为酆都尊主,我代表着地府和北阴罗酆山的威严,而作为女神眷属、西冥殿荣誉女神近卫骑士长,我的存在,象征着整个西冥界与地府的和平,更象征着人类七大王国之一塞里敦王国中,数以百万计的人类骑士与冥殿黑骑之间的友谊”

    没有亡灵质疑陈成的话。

    更没有亡灵敢于出声。

    因为那位恐怖的黑骑士,弗格斯·多利如今就站在陈成背后。

    无数魂火四处飘荡,像是一道道在夜间河水中倒映的星辰。

    “我是人类,也是亡灵,在不朽之城伦巴罗赛,弗格斯导师教会了我忠诚与信仰,给予了我绝大的信任与考验,所以我永远不会背叛冥界,也永远不会背叛女神陛下”

    红猎鹰酒馆的老板半龙人亡灵首领霍拉姆身披沉重的铠甲,身后所有伦巴罗赛的市民们都在看着那位曾经的酒馆侍者。

    冥蛟布尼安·红魔,以及冥界灯笼鱼克莱德·迪尔也看着这幅画面。

    其他人或许并不清楚。

    但唯独他们知晓,陈成并不是真正的异人,而是某位冥界转生的大人物乃至神祗!对于祂能够如此快速的恢复昔日荣光,冥蛟布尼安感到极为震撼。

    这震撼不啻于一场冥河的暴怒。

    而令本就已经崇敬主人的克莱德·迪尔,眼里更是写满了对陈成的狂热。

    布尼安·红魔在无边的冥界生物之中,看到了长辈们的面孔,看到了那条在斯提亚冥河生存的祖先,如今也在陈成的面前,成为了倾听者的一员。

    她骤然觉得内心深处的某个声音破碎了。

    逃跑似乎是个愚蠢的决定。

    她决定要留下来。

    陈成看着周围的魂火海洋,一边诉说着冥界与日落大陆战争以及遥远未来的场景,一边朝着漫漫人海中身披金纱黑袍的女子,轻轻颔首,露出温润的微笑。

    金纱黑裙女子扬起下巴。

    很是骄傲。

    她是这场演讲的听众,有一个十分普通的名字——克莱尔·伊尔诺斯。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英俊的黑骑士》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5151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515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