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木叶之雷闪青羽》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5151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5151xs.com

    木叶9年,某个忍者陵园中。

    一排排的墓碑整齐排列,秋风骤起,枯黄的落叶打着旋在空中摇曳,平添些许悲凉。

    一块墓碑前,一个男孩儿脸带悲戚地放下手中的白色菊花,静默不语。

    一身黑色的棉质高领短袖,身后绣着一个红白相间的团扇。

    任由凉风荡起额前的几绺刘海,宇智波青羽哀伤的看着黑白遗像中的女子,她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仿佛能温暖人心。

    他双手插兜,雕塑一般站立,脑中思绪纷飞。

    前世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一场车祸,犹如命运的玩笑一般,将他带来这个火影世界。

    重生了,与传说中的轮回转世如此相似,但就在他为此世拥有完整家庭而暗自庆幸的时候,命运又和他开了另一个玩笑。

    他的父亲,宇智波一族的上忍——宇智波正吾,于战争中死去,而他的母亲——漩涡翎,也在他两岁的时候,被敌国间谍暗杀于家中庭院。

    是的,被敌国间谍暗杀,至少,木叶的官方说法是如此。

    “敌国间谍,呵呵。真是万能而简单的说辞。”青羽脸上带着冰冷而讽刺的笑意道。

    这是木叶高层面对云隐的政治妥协,他很容易就推断出这个结论。

    第一个根据就是,暗部处理此事的时候,只是简单的调查了一番便离去,连询问他这种必要的程序都没有进行,并且宇智波一族对此事也是讳莫如深。

    虽然他无法得到任何调查信息,但是那个夜晚,那个浑身闪烁着雷光的男子的最后一个手刀,他很清楚的知道是什么忍术。

    雷虐水平,正是云隐的雷遁忍体术。

    “夜——月——一——族。”

    青羽声音冰寒无比地吐出这个词,双眼骤然变得赤红,瞳孔中两个勾玉疯狂旋转。

    第二个根据则是前世对火影历史的了解推断,三年前,木叶6年,第二次忍界大战最后一年,云隐与岩隐开战,木叶与砂隐开战,因此派人来到木叶,专门就雷之国与火之国的结盟递交国书。

    这一次出使,云隐还干了另一件事,抓走漩涡玖幸奈,后被波风水门救回。

    对于云隐同时找上母亲漩涡翎的原因,他隐隐有所猜测。涡之国覆灭于7年前,母亲也是那一次与父亲结识,最终来到木叶生活。

    涡潮村的漩涡一族,千手一族的远亲,族人拥有强大的查克拉,并且掌握着诸多神秘而强大的封印术,但又只是一个国,因此,引来忍者五大国的垂涎是一件必然的事。

    只是涡之国一直是木叶的盟友,无从下手,而7年前,火之国、土之国、风之国,三个大国之间剑拔弩张,战争一触即发。

    云隐与雾隐便趁这个机会,同时对涡之国出手。备战中的木叶无暇顾及这个长久以来的盟友,同时也不愿得罪云隐和雾隐,在火之国东面开辟新的战场。

    木叶虽然拥有强大的国力,但也不愿轻易开战。毕竟一旦与云隐、雾隐开战,原本敌对中的岩隐和砂隐恐怕会瞬间结盟,一致对上木叶,到那时,木叶将同时与四国开战,这个后果将是木叶无法接受的。

    云隐和雾隐的强势态度,令木叶高层最终决定只派遣股精英部队进行支援,当然,可能也有浑水摸鱼的意思。

    “呼~~”

    青羽缓缓吐出一口胸中闷气,收回四散的思绪,将心中的波澜压下,瞳孔恢复正常。

    “母亲,我走了,过段时间再来看你。”

    他拉了拉自己的高领,再次看了一眼墓碑上的相片,转身离去。

    ——————————

    宇智波族地,宇智波正吾邸。

    青羽推开木制栅栏门,走进庭院中。

    清风拂过,清脆的声响传来,他抬头看了看,风铃轻晃,橘红色灯罩的廊灯依旧,外侧走廊纤尘不染。

    景物依旧,物是人非。

    他站在庭院中,痴呆地看着眼前的宅邸,脑中不有自主的想起曾经的一切。

    在庭院中与母亲嬉闹的男孩,累了就躺在母亲怀中,一起坐在走廊上,或是观赏柔美的月色,或是观看满天繁星,母亲会抱着自己,哼唱那曲摇篮曲哄自己入睡。

    宁静的夜,柔和的歌声,轻灵的风铃声,温馨的橘红色灯光,温暖的怀抱。

    ““皎皎天边月,归途何渺远?

    “一夜悲伤入梦,凄惘刺我心。

    “泪涔涔,无计可消弥,唯有泪染血。”

    ……

    “忆过往,无力可相见,唯有梦中聚。”

    轻轻地哼着凄伤的旋律,眼眶逐渐泛起水光。

    “哈……”

    青羽沉沉地的叹息一声,眨了眨眼睛,抹去眼角的泪珠。

    回忆往昔的美好,沉湎过去的伤痛,快乐与痛苦的强烈对比,天堂与地狱的转换,这令他进一步坚定自己复仇的决心。

    他脱去鞋袜,通过木质走廊,推开西侧的滑门,走到左数第三块榻榻米前,揭开遮掩物,走进密室。

    密室不大,逼仄的空间大约能容纳三个成年人。

    三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再次踏入这个密室,景象一如昨日,良久,他转身准备离去。

    突然间,他心中一动,仿佛一道源自脑海深处的声音令他骤然止步。

    他伸手掏出脖颈上佩戴的一枚墨色六芒星,跟随着脑海中的声音,体内查克拉涌动,注入六芒星中。

    咻!

    六芒星中闪过一道荧光,一滴鲜血从中浮现,滴落在密室地板上。

    地板上顿时浮现一个封印法阵,晦涩玄妙的墨色封印文字蔓延开来,圆形法阵中纹路纵横。

    砰!

    烟雾扩散,封印解除。

    “咳,咳!”

    青羽扇了几下,驱散烟雾,一个木箱顿时出现在他眼前。他忍住心中的惊骇,蹲下身,打开盖子。

    箱中有三个颜色各异的卷轴,红,紫,黑。他一一拿起放在地板上,揭开捆扎卷轴的绳子,开始查看。

    随着不断地翻动着几个卷轴,他脸色几度变化,从惊讶,到欣喜,到最后转为狂喜。

    “这,真的,真的是,哈哈哈。”

    青羽喜形于色,仰头大笑,双手高举,往后一倒,直接躺在地板上大口的喘气,如同久旱逢甘霖的种田人。

    他此刻心中一阵欢喜,卷轴中记录的东西他已经渴望太久了。

    三个卷轴中,红色的是他父亲留下的自身忍术和心得,紫色的是母亲留下的关于咒术、结界术式以及漩涡一族的秘传忍术,至于黑色的,是漩涡一族秘传的封印术和封印术基础教程。

    自从父母尽皆离世之后,青羽就被安排住进了宇智波一族的孤儿院,这是专门收留宇智波一族中父母在任务中牺牲,又没有其他亲人收养的孤儿。

    直到今年满了五岁之后,根据孤儿院的程序,拥有父母遗产且达到入学的适龄儿童,在有自我生存能力的前提下,可以申请救济金自己生活。

    在孤儿院的生活,当然没有任何人会传授青羽关于修行或是忍术的知识,即便是查克拉的提炼方式,都是在一年前,青羽召集了几个人,用在店铺中打零工的收入,一起凑钱买礼物贿赂了孤儿院的管理忍者。

    当然,能够正式成为忍者的人,自然不可能看上几个孤儿的礼物,所幸在青羽的刻意讨好,以及各种苦情戏的演绎下,那个忍者便将这种忍者学校基础到极点的知识告诉他们。

    青羽根据对方教授的方法,以及前世了解的查克拉知识,几次尝试后,成功的提炼出了查克拉。

    查克拉需要从人体10兆个细胞中提取,四岁开始提炼查克拉是最早的年龄,正常人来说不宜早于这个年龄。过早的提取查克拉,幼儿无法承受这种身体压力,容易消耗身体的精神能量和生命能量,影响身体成长。

    漩涡一族的血脉令青羽的体质较为强悍,虽然目前无法判断自己的查克拉量,但是日常生活已经可以觉察到自己的精力和体力远超常人。

    有了查克拉,接下来就是修行忍术,但忍术的教导,年幼的时候,一般只有亲人或者师徒才会有人教,孤儿院没有这种条件,这令青羽一直极为苦恼。

    今天,偶然的进入这间密室,却达成了青羽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愿望。

    力量,唯有具备强大的力量,他才能为母亲报仇,才能够守护对于自己重要的人。

    写轮眼,这双眼睛,它的强大总是伴随着惨痛的回忆,这是一种犹如诅咒一般的命运。只要这双眼的主人追求瞳力的强大,厄运终将不期而至。

    唯有痛苦与憎恶,才能刺激人的精神,才能带来更为强大的瞳力,更为强大的忍术,才能在这灰白的世界中,继续丑恶地活下去,直至死亡。

    这是一个无解的选择,痛苦与强大相伴,追求爱,就越会陷入痛苦。

    除非你甘愿做一条咸鱼,庸庸碌碌过完一生,或许不会有惨痛的经历,但是,对于青羽来说,这已经由不得他来选择了,他身上已经背负起了憎恶与仇恨,母亲的仇,他必须去亲手了结。

    至于其他的问题,他没有去考虑,也轮不到他去考虑。在这充斥着憎恨的忍者世界,他已经深陷其中,成为仇恨锁链中的一员,无法解脱。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木叶之雷闪青羽》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5151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515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