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木叶之雷闪青羽》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5151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5151xs.com

    翌日,清晨。

    昨晚的寒风呼呼地刮了一夜,聚集起厚重的彤云,天空再度飘雪,气温也骤然大降。

    火影办公室,猿飞日斩正在伏案审阅文件,一旁放着一杯浓茶,嘴里还叼着烟斗,一时间烟熏雾绕。他身后的玻璃窗上凝结了薄薄一层霜花,透过这片扇形的玻璃隔窗,木叶的朦胧雪景一览而尽。

    这时,一身蓝色外袍的纲手走了进来,娇颜上因为寒冷被冻得有些红润,她脸色厌烦地道:“老头子,快说,找我有什么事?”语气不善。

    她本来就因为千手雪樱被抓走这件事一直有些怒气,这么危险的间谍放任在村子这么多年,居然没被发觉,这可是相当严重的问题。所幸千手雪樱只受了点轻伤,她才没有发作。

    今早她刚准备去医院,就被传令忍者召来,因此,心情十分不美好。

    猿飞日斩也听出纲手话语中的怨气,无奈之余也是有些伤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曾经的弟子渐渐和他有了一层看不见的隔膜,也卸任了大部分职务,有时候连他以火影之名下达的命令都不再听从。

    微不可查地动了动眼睑,他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收敛情绪,吐出一口白烟,温声问道:“那几个孩子没什么大碍吧?”

    “没有,到底有什么事?”纲手摆摆手。

    “没受重伤就好!”猿飞日斩点点头,然后神情郑重地道:“我需要你去医院的时候顺便做一件事。”

    “医院?什么事?”看到猿飞日斩的郑重其事的表情,纲手也稍稍认真了一些。

    “我需要你观察一下宇智波青羽这个孩子。”猿飞日斩缓缓道出自己的目的,“如果可以的话,询问他一些问题,包括关于他开眼的事、他的忍术来历以及关于这一次事件的想法之类的。”

    “你是想以此来判断该怎么对待他吗?”纲手敏锐地觉察到了三代的隐藏意思。

    “嗯。”猿飞日斩点点头,同时拿起一份报告递给纲手,“根据你们对雪樱的询问,他的写轮眼已经有一只达到三勾玉,这种瞳力在宇智波一族中,都只有少数几个上忍程度的族人达到,所以必须慎重考虑该怎么对待这个孩子。”

    “这,这,这是……”纲手红唇微张,俏脸惊讶无比。

    “你没有看错,这是我昨夜找人调查的他在忍者学校的履历报告。”猿飞日斩谈到这里,语气越发地郑重,“他在忍者学校的两年时间内所有的考试,无论是笔试还是忍术考核,都是第一的成绩。

    “最为令人震惊的是,他在两年里借阅了近两百本书籍,涉及忍术、历史、政治等诸多领域。也就是说,他可能早已经有自己成熟的思想,所以不能简单地将他当做孩子来看待。”

    “一百八十七本书,这真的是一个7岁的孩做得出的事?”纲手惊叹地问道。

    “的确,若不是他拥有写轮眼这个最有利的证明,显式他确确实实是正吾的儿子,且出生在木叶,我恐怕就要怀疑是某个敌国间谍使用某种诡异忍术变混入木叶。”猿飞日斩叹息道。

    纲手无言,只是看着那份报告轻轻颔首。

    猿飞日斩继续讲述自己的看法:“原本我想让他继续留在在忍者学校,继续接受教育,日后再安排,但是看了这份报告后,我认为需要询问一下他的想法。

    “可是他在7岁就将写轮眼开发到这个程度,可以看出他的内心对外界的事物极为敏感,所以我不能亲自去,否则目的性太过明显,可能会导致他隐藏自己的想法。”

    “那你为什么认为我去适合?”纲手疑惑地问道。

    猿飞日斩淡淡地笑道:“第一,你可以以雪樱的长辈的身份出现而不是其他会令他警惕的暗部人员;第二,说起来,这一次还是他救了雪樱,所以你应该向他表达感谢,在这之后的闲话聊天过程中,你可以适时引导话题而不至于目的性太明显;

    “第三,你是医疗忍者,可以作为他的主治医生,更容易获得好感;第四,他和雪樱是同学,经过这一次的一同作战,关系应该不错,所以有些太过直接的问题,你可以让雪樱以同学的身份在平常的时候去问。

    “还有最后一点,我会找一个暗部配合你演一场戏。由那个暗部人员找到宇智波青羽,采取强硬的态度摇头问话,这时候你‘碰巧’出现,以安稳养伤为理由训斥那个暗部,将他赶走,然后再关心一下他的伤势,这样可以快速地取得他的好感和信任。”

    纲手目瞪口呆地听着三代叙述他的完美计划,嘴角隐隐有些抽搐。

    “嗯?”猿飞日斩看着纲手不说话,皱了皱眉,“这个计划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纲手连忙摇了摇臻首,同时一脸警惕地看着三代,“老头,你太有心机了。再见!”

    她摆了摆手,快步走出办公室,好像在远离什么危险地带一般。

    猿飞日斩顿时一张脸黑了下来,好像一口气闷在胸口,看着纲手的背影,愤怒地道:“无礼!这是为了木叶!”

    ……

    木叶忍者医院位于村子西区,是一栋五层的方形楼,大门开向东面,上面有一个硕大的‘医’字。乳白色的墙壁和淡橘色的窗台构造,玻璃窗则是蓝绿色。外侧以一道围墙包围,正大门敞开,在门口的双阙上有两个圆形的白色灯罩,围墙和大楼之间的空地上则是一片萋萋芳草。

    忍者医院专门为忍者服务,忍者所受的伤势或者疾病一般和普通民众不同,所以在非特殊时期并不向普通民众开放。

    医院三楼的一间病房内,窗帘拉起,窗子半开,有两张床。青羽睡在靠近窗户的那一张床上,昏迷不醒。

    “呃啊!”他忽然低声呻吟出声,惊动了靠坐在另一张床上的卡卡西。

    卡卡西倒是没受什么重伤,仅仅只是查克拉消耗过大和一些皮外轻伤,早就醒了。他听到动静,连忙爬下床,走到青羽床边。

    “青羽,青羽。”他低声呼唤道。

    “嘶——!”青羽缓缓睁开双眼,紧紧皱着眉头。他此刻感到脑子里一片浆糊,还有轻微的鼓胀感,犹如脑袋里有什么在一圈又一圈的膨胀一般。想要晃一晃脑袋,却猛地一阵头疼,只能作罢。

    他眨了几次眼皮,眼中泛着血丝,终于看清眼前的人。

    “卡卡西,我们这是在哪里?”他残存地记忆令他浑身一震,连忙声音含糊地问道。

    “在医院,被支援来的上忍带来的,已经没事了。”卡卡西笑着道。

    “哦!”青羽舒了一口气,随即又安稳地躺下,但猛地从右手传来一阵疼痛,他连忙偏头一看,发现被缠着一圈紧紧的绷带。

    “他们说你内脏受了冲击,右手被雷遁的力量波及,就是你最后用的那个忍术。估计需要休息好一段时间。”卡卡西看见他的疑惑,于是将他的伤势情况告诉他。

    “嗯。”青羽了然地点点头,然后看向卡卡西,“你们几个没事吧?”

    “我们受的伤都不重,雪樱同学和笹垣同学在另一间病房。”卡卡西答道。

    听到这个消息,青羽放心地笑了笑。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一个戴面具的忍者走了进来,身上穿着灰色的软甲,灰色护臂,背后背着一把长刀。

    “宇智波青羽,我需要问你一些情况。”面具忍者冷漠地道,“请你如实回答。”

    看到这个忍者的时候,青羽心中一跳,但旋即又镇定下来。他敢去救千手雪樱就早就考虑好后续怎么应付这些情况了,他的外表年龄就是最好的保护,即便三代和团藏再丧心病狂,也不至于把他当做怪物拿去解剖。

    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被暗部监视,或者被团藏弄到暗部去挖眼,但后者的可能性到几乎不可能。毕竟他暴露了这么多东西,足以达到天才的评价,这样一个天才,三代要是还把自己交给团藏,那他就是脑子有坑,而且还要考虑到宇智波一族的态度。

    想到这里,他镇定了许多,然后开始表演。先是适度地表现出疑惑的表情,又隐隐有些畏惧的神色。

    “你是什么人啊?有什么权利盘问我?”他问道。

    卡卡西站在一旁也是神色警惕地看着这个面具忍者。

    “嗯……”面具忍者想了想,还是答道:“我是根部成员,希望你配合我的工作,如实回答问题,否则我将会带走你进行审问。”

    根部?青羽一惊,心中大骇,这三代是不是真的脑子有问题,这样放任根部来审问我。

    “你干什么?”就在他向对策的时候,一个女声传来,打断他和面具忍者的谈话。

    纲手先是一脸古怪表情,但进来的瞬间还是立刻变成嗔怒的表情,她怒视着面具忍者道:“你是那个部门的,不知道他们两个都受伤了吗?你在干吗?”

    “纲手大人。”面具忍者微微致意,“我是根部成员,奉命来对宇智波青羽进行例行的询问。”

    他再一次强调了自己根部的身份,表明立场。

    根部?这个老头子在干什么呢?纲手心中腹诽,但是戏还是得继续做下去。

    “他是伤员,不适合进行问话,你走吧!”

    “纲手大人,我是奉……”

    “让你走就赶紧走,别废话。”纲手纤眉紧蹙,嗔怒地道。

    “可……”

    “滚!”

    面具忍者握了握拳,好像无可奈何,只能悻悻然离开。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木叶之雷闪青羽》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5151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515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