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是折腾累了,王氏的哭声渐渐弱下去,二人终于不在大吵大闹,一直沉默的贞白这才开口发问:“老苏,你说王六当年拿着草图来找你,那图是他自己画的吗?”

“嗯?”樵夫想了想:“不知道啊,我也没问,但那张图画得挺仔细,房子盖完之后,他就拿回去了。”

贞白又转向王氏:“你见过那张图纸吗?”

王氏这会儿已经冷静下来,但仍然一脸悲痛欲绝,抽泣着道:“没有,谁知道是不是他在胡编乱造。”

樵夫听完,欲要回嘴,但想到对方那股悍妇劲儿,强行忍住了。

贞白又问王氏:“王六懂些堪舆吗?”

王氏茫然的摇了摇头。

贞白:“家中以前是否请过什么道人僧人之类的?”

王氏脸色煞白,怔愣的看着贞白:“是请过一位道长。”

“为什么请?”

王氏抹了抹泪眼:“我女儿病了,寻遍了城里所有的大夫,都说束手无策,后来连药都灌不下去了,我们也是病急乱投医,恰好遇到那位道长,请他来帮我们看看,是不是中了什么邪。”

“道人怎么说?”

“他说,他说,我女儿是,先天,先天不足,八字纯阴,容易生病,而且阳气受损。”

听着王氏断断续续的陈述,梁捕头眉头一皱,他在腰间摸了摸,掏出一张叠成三角的黄纸,这是挂在那具尸骨脖子上的,昨夜审理的时候,他把黄纸给王氏看过,王氏声称这是她女儿的生辰八字。他还纳闷儿,王氏女儿的生辰八字怎么会挂在这具尸骨身上,那这名寿终正寝的死者就跟王六王氏脱不了干系。

梁捕头抖开了那张黄纸,递给贞白:“这就是她女儿的生辰八字,系在那位寿终正寝的骸骨脖子上的。”

贞白接过看了一眼,眉头微微拧起:“你女儿的寿数只有三年,十几年前就应该早逝了。”

王氏倏地一僵,没错,她女儿病入膏肓之际正是两岁半,当年那个道士也是这么说的,活不过三岁。

贞白似乎有了一丝头绪:“所以,给你女儿盖那间屋子,是那个道人提出的?”

王氏愣愣的点头:“对。”

无需多言,众人也听出了这房子的构建是怎么回事了。

樵夫没有撒谎,王氏也不完全知情。

那张草图应该是那名道人所画,而王六为了救女,听信了道人的话。

贞白自顾思忖:“本应三岁早夭,但却活到了现在,是那个道人帮她借了命数吗?”

众人听着有些匪夷所思,梁捕头却骂了句:“借什么命数?借谁的命数?你们这些装神弄鬼的玩意儿,真是害人不浅!”

是啊,借谁的命数?贞白陷入了沉思,不会是那名寿终正寝的死者,因为他的命数已经到头了,会是另一名死者的吗?他是当年被人谋害然后埋在院子里的。

他们再问王氏,后者却一无所知,只道房子盖好让女儿住进去后,女儿的病就渐渐好转了。

樵夫如释重负:“就说不关我的事咯。”

梁捕头瞪眼:“怎么不关你的事,房子可是你盖的。”

“讲道理,是王六自己高价请我的。”

不容樵夫狡辩,梁捕头疾言厉色道:“请你?知道什么叫买凶杀人吗,买凶杀自己也叫杀人,你就是那个凶,脱不了干系。”

樵夫的脸色刷的惨白,高喊:“梁捕头,我冤枉啊,不对,我杀谁啦?”

王六女儿即便住在他盖的阳棺里,但只是失踪,死没死还两说呢,他怎么就成杀人凶手了?

梁捕头瞪他一眼:“闭嘴。”

樵夫立即噤声,未找到王六女儿之前,他也成了疑犯被扣在了县衙,有冤难辨。

贞白走出审讯室,一路缄默,而梁捕头再看她时,眼里的讥屑已经淡去许多,虽然他对这些神棍还是有些不屑一顾,但这女冠确实有些能耐的,不说装神弄鬼的那一套,起码查到了一些眉目。

梁捕头跟上她的脚步,斟酌着刚要开口,贞白忽然回过头,神色冷淡地问:“查到哪户人家的祖辈坟冢里是空棺了吗?”

“啊。”梁捕头挺直了背脊,双手背在身后,一脸正色道:“这个嘛,今儿在衙门里忙活一天,这阵正要去查。”

贞白没说话,径直往外走。

梁捕头快步跟上:“那什么……”

贞白脚下不停,只微微侧首,余光撇着欲言又止的梁捕头,问:“想让我帮忙?”

“不用。”梁捕头一口否决,他堂堂名捕,声名远扬,还需要找一个女冠帮忙么,他只是想问:“你说的那什么借命数,反正我是不信,我只是说假如啊,假如是借命数,会不会就是王六听信了那个妖道的谗言,为了救自己女儿,谋害了那个青年人,把他的命数借给了自己女儿?”

贞白驻足,正视对方:“若是这样,那她女儿的那道生辰八字,就不应该挂在七十古稀这名死者的身上。”

梁捕头恍然大悟:“你是说,他借的是这个老人的命数?”

贞白道:“都不是,老人寿终正寝,没有命数可续。”

“啊。”梁捕头一拍脑袋,大胆假设:“会不会是,他们带了个孤家寡人回来,本来这人还剩几十年光阴,但却把命续给王六的女儿,不就活到头了,将将寿终正寝。”

不得不承认,这名梁捕头的脑子很灵光,但是,贞白说:“寿终正寝,就是自己活够了那么长的命数,一天不多一天不少,其他非正常死亡的,都不算寿终正寝。”

梁捕头这回听懂了,没有再继续假设,目送贞白走出县衙的大门。

赵九一直在衙门外徘徊,下午将樵夫抓回县衙时,就把赵九这个与案情无关的闲杂人拦在了外头。看见贞白出来,立即迎上前询问,贞白简单道明情况,但其中存着诸多疑点,还需回去慢慢梳理。

赵九叹了口气,经过这两日的所见所闻,现在什么千奇百怪的事都能接受了。

他把那包补药递还给贞白:“道长,你这奔波一天一宿了,先回客栈歇着吧。”

贞白接过:“你呢?”

“我得回去和面啊,明儿还得开张不是,再睡个把时辰,实在有些扛不住了。”他也跟贞白一样,从昨晚一直熬到现在,精力有些不济。

二人就此分别,到了祥云客栈,贞白把药交于掌柜,托厨房去煎,又多续了两日房钱才上楼,她看了看口袋里所剩无几的八个铜板,又一次面临弹尽粮绝了。

天色暗尽,屋内一片漆黑,贞白移到案前,摸出火折子点灯。

噗嗤一声,火苗擦着灯芯燃起,照亮了整间屋子,也照亮了黑暗中的那双眼睛。

李怀信静躺了一天,脑中一直不停在琢磨,终于等到这人回来解惑,他问:“你究竟是谁?”

一开口,嗓音仍旧低哑,估计没个三五天的恢复不了。

“贞白。”她将沉木剑搁在桌上,转过身淡淡地答。

“我没问你名字。”李怀信咬了咬舌尖:“你为什么会在乱葬岗?”

贞白对上他的目光,语气毫无波澜:“不知道。”

“什么?”

“我说不知道。”

“失忆吗?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是。”贞白神色淡漠:“当时晕过去了,醒来后,就困在了那个地方。”

这人是犯的什么迷糊?李怀信有些吃惊:“为什么会晕倒?”

贞白沉默地看着他片刻,开口:“被雷劈的。”

李怀信更吃惊了,这人究竟是什么招雷的体质?

他问:“十年前?”

“嗯。”

“你是什么?”

贞白皱了一下眉:“什么?”

“是人?还是别的什么?”

贞白又一阵沉默,缓缓开口:“不知道。”

李怀信无语了,这女冠缺心眼儿吧,连自己是个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他起码还知道自己是个人。

但究竟是真不知道,还是无可奉告,李怀信无法判定,他反复打量她,得出一个判断:阴气重!比死人身上的阴气还要重!所以,就算她在自己面前活蹦乱跳,是人的可能性也不大。

贞白靠向床沿,问:“动不了吗?”

“嗯。”跟全瘫了似的,一整天保持这个姿势,半边身子都麻了。

一想起昨晚遭的罪,李怀信那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又噌噌直冒,几欲爆发,偏偏这女冠是个往火堆上添柴的主儿,她说完“我看看你的筋骨”这句,就一把掀开了被子,李怀信只来得及说一个“等”字,就觉得浑身一凉,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他自发育开始,在太行山修身养性,也算是个洁身自好的出家人,从不近女色,也不准女色近他,何况不着寸缕、赤条条的在异性眼前展览,还是在一个大姐面前,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副摊开了的活春宫!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他若是能动,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床/>上。

他一个清清白白的……啊,就这么给人玷污了。

然后那白看了他的人,顿了一下,把被子搭回他身上,居然说:“你怎么……不穿衣服?”

谁受过这种窝囊气啊,他要是能动能穿,会让人扒光了丢在床/>上等你回来观摩啊,观摩完了他还不能跳起来把这人眼珠子挖了,真是,无处泄愤!

结果这不要脸的还敢问:“你衣服呢?”

李怀信胸腔压着一口火山,憋着滚滚岩浆一路从心口烧到了耳根,他不想跟这个不要脸的说话。

大姐,你的羞耻心呢,还杵在这儿干嘛,没看够啊!

他心中刚咆哮完,一只手就摸进了被子,指尖冰凉,触到他手肘的皮肤时,就像被烧红的铁块烙了肉一般,滋地一声,李怀信全身一颤,他倏地睁开眼,又惊又怒,哑声低吼:“你别碰我!”

这他妈是只女色/>鬼吗?看完不够,居然还缠上他了!是想干嘛?!

贞白的指尖在他手肘按下的瞬间,李怀信再也忍不住唾骂:“龌龊!”

贞白愣了一下,对上他暴怒的眼睛,有些不明所以,但手指又往上移向臂膀处,另一只手也伸/>进被褥,摸在了他的腕颈,捏着脉搏一本正经地诊断出:“你这是,急火攻心了?”

闻言,李怀信差点急火攻心晕过去。

他现在无法反抗,但是这个不要脸的再敢对他有进一步的行为,他就咬舌自尽,绝不屈服!

可转念一想,这不要脸的也不是人啊,万一这不要脸的贪图他美色,连他的尸体也不放过呢?做出那一个女字旁一个干的行为,什么尸什么的!

太受辱了,李怀信顿时万念俱灰,他正在活着和死后被凌/>辱这两者之间艰难抉择时,门被敲响了,被褥里那双意图不轨的魔爪抽了出去,当伙计推开门进来的时候,李怀信看到了他身上绽放出一缕曙光,然而这缕曙光只在瞬间就消失了,因为伙计放下汤药跟女冠打了招呼就走了,李怀信想叫住他,可一开口,嗓子就灼疼得厉害,肯定是方才急火攻心,给气得,把原本就破了的嗓子直接给他烧哑了。

眼睁睁看着门被再次关上,李怀信一阵心灰意冷,他不能咬舌自尽,死成一个笑柄,也绝不活着受辱,毁了他一世英名。